翁臻憶

自從去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以來,社會運動、反抗運動的浪潮可說是風起雲湧,其中我們更看見了一個特殊的現象,那就是「學生」走上了街頭。他們沒權、沒勢、又沒錢,但他們站出來了,而且一呼百應。要對抗的是惡質的政治與媒體環境,要追求的是社會的公平正義。

但是,所謂的「大人」們,往往都不敢面對這樣直言敢衝的學生,反而是一味將他們扣上「年輕人什麼都不懂」、「被利用了都不知道」、「只是為反而反,搞不清楚狀況」等等的大帽子,拒絕和學生溝通,教育部長還率先對學生提告,甚至,在今日我們沉痛地被迫送走一條年輕生命!而毫無反省能力的在位者,仍然將學生貼上無知的標籤!

「大人」總是低估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,總是輕忽自己一言一行會帶來的影響。學生們絕非為反而反,更不是盲從反抗的潮流。因為在臺灣大學,便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、支持體制作為的學生運動——臺大文學院的人文大樓興建案。

這個案子從2006年開始討論,至今已赫然邁入第九年,歷經十多個案子的修正,仍然面臨反對者的杯葛而無法通過北市府的都市設計審議。這九年間,臺大文學院各系所分散各處、分崩離析,人類學系與哲學系在2010年為了騰出建地,委屈移至國防醫學院的舊校舍,盼望一時的退讓可以成全未來文學院各系在校門口共存共榮的繁景。沒想到這一搬遷,竟是五年的危樓生活,校舍天花班已坍塌數次、「修不勝修」,而那人文新館卻仍渺遠地存在於一本本的都設報告書中,令人唏噓不已。

因此自2014年起,便有學生自發性組成了「人文復興青年陣線」,發起連署、召開記者會,史無前例地支持體制內的決策,向無理的杯葛者公開喊話,拒絕其再挾著「假專業」與媒體優勢資源來霸凌學生受教權。其行動響應者眾,四月底進行第一次都審時支持者甚至擠爆了都發局,然而,仍不敵反對者私下所動的各種手腳,審議結果為「再議」,可說是撲了個空。

有了第一次經驗,7月30日進行第二次審議之前,校方、建築師與學生方面都積極溝通,甚至也在都發局林局長的裁定下,與反對方進行了兩次協調會。這一次建築師參照了多方意見,極盡所能地調整設計,以符合學生需求、契合周遭景觀與連結都市界面等多項訴求。然而反對方卻打著民主的旗幟,抨擊這樣一個依循民主原則的程序是「黑箱」、打擊建築師的專業,這樣的發言不僅傷害了學生、傷害了整個都設專業界,更傷害了其作為一名師者的適格性!

我們除了檢討「學生什麼都不懂」之外,卻不檢討言教、身教都無法服之以人的教育部長與老師、卻不檢討所作所為都是在傷害學生的「大人」,這難道就是我們要的「教育」嗎?

(作者為臺灣大學前文學院學生會長)

原文詳見
http://talk.ltn.com.tw/article/breakingnews/1396413

 

 

Comment